<noframes id="lndfl">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余生好長,你好難忘

            時間:2018-01-31    來源:www.bjnainiu.com    作者:傻的可以  閱讀:

            樹在

            山在

            大地在

            歲月在

            我在

            你還要怎樣更好的世界?

            --張曉風《我在》

            余生好長,你好難忘_www.bjnainiu.com

            -1-

            名字控

            王胖子說“魚在缸里,在池里,在河里,在湖里,在海里,會感覺到不一樣嗎,它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更喜歡在哪里?

            我說會的,魚又不傻。

            可是我們人類呢,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有時候卻煳里煳涂。

            王胖子還在讀大學的時候,認識了隔壁班的姑娘陳羽,陳羽長得很漂亮,有一對笑起來彎成月牙狀的眼睛和淺淺的梨渦,她性格很好,生長北方卻有南方姑娘的溫婉賢淑,擅長散文詩,字里行間流露出的都是那時花落,一紙清秋般淡淡憂愁。

            王胖子是學金融的,卻有一顆玻璃心。

            他在無數個黑色的灰色的暗淡色的星期五,靜靜的守候的隔壁班的門口,然后等到是他的女神謎一樣的拒絕。

            “一朝我化南山骨,可換紅塵幾個悲?”

            王胖子把那些個日日夜夜的煎熬寫成詩句,裝訂成冊,起名叫《說夢》。然而他卻不知道,陳羽沉睡的心,在一個秋天悄悄蘇醒,雖然,秦皇島此時此刻的溫度在零下五度,卻有一粒種子悄悄萌了芽。

            陳羽被王胖子的執著感動了,她接受了他一碰就碎的心。

            秋天可能就比較適合戀愛吧

            因為手牽手,就不怕冬天到來后的寒冷。

            余生好長,你好難忘_www.bjnainiu.com

            -2-

            那個秋天過后漫長的冬季,他們在一起看山海關海浪拍打懸崖,海風吹,卷起她的長發。北戴河邊紅色的圍巾迎著夕陽,快門按下的那一秒,她美成了一道剪影,留在了王胖子的心間,直到很多年的以后,迎著血紅血紅的殘陽,王胖子的眼前總會紅紅火火恍恍惚惚,一如當年的明媚她。

            我們都曾錯過了多少愛著的人?

            我不知道。

            名字控

            秦皇島的田埂上倒映著多少城市的燈火,

            我不知道。

            誰曾說過違心的話?

            我不知道。

            來年的夏天,陌路同學點燃的煙一閃一閃,從他的口中我得知,螢火蟲碎了,繁星也滅了,王胖子把陳羽弄丟了還是陳羽把王胖子遺失了?

            我不知道。

            畢業的季節,

            究竟是相遇太早還是相見恨晚?

            后來王胖子回到了他的家鄉,在一家銀行上班,收入穩定,朝九晚五,可是年少時清澈的眼眸再也回不來,他也戴上了厚厚的鏡片,度數也一如他肚子上的肉一點一滴的堆砌起來。

            那些秋風吹起的日子里,他也曾獨自一人去過無數次秦皇島,然后悄無聲息的在陳羽工作單位的櫥窗邊看她的側臉在夕陽中忽明忽暗,看她那對淺淺的梨渦,盛滿了歡歌,她遠望的雙眸里,再也沒能倒影出王胖子的笑容。

            王胖子不會笑了。

            一顆玻璃心,真真實實的愛過,碎了,然后還篤定的愛著。

            陳羽也是喜歡王胖子的,至少在家人沒有苦苦相求,逼著她去和鄰家大叔兒子相親之前。

            愛情有的時候在親情面前,毫無分量。何況陳羽不想看到父親母親為她落眼淚。

            沒有人知道他倆分開以后,經歷了怎樣的煎熬,就如你永遠不知道長頸鹿哽咽的時候,脖子有多難受?就如章魚有叁顆心臟,難過的的時候心臟會不會加倍的痛?

            這些,都沒人知道。

            無數次王胖子悄悄的凝視著陳羽的背影消失在暮色,融進下班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直到有一天,一個帥氣的先生為她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尾燈閃爍了幾下,轉彎淹沒在了夜色里。

            "我想走在你前面,

            風雨來的時候幫你擋一下,

            又想跟隨在你身后,

            在你累的時候撐著你別倒下去,

            可是我卻忘了 你根本就不需要我了。" ​​​

            王胖子呆在塬地,任憑西北風狠狠的聒噪著臉龐,如同誰人給了一巴掌似得生疼。對的,陳羽已經不需要他了。

            余生好長,你好難忘_www.bjnainiu.com

            -3-

            深秋的秦皇島,夜風很冷,王胖子回頭望望那些走過的路,把一束玫瑰放在陳羽家樓下的梧桐樹旁。兩杯香檳,一杯敬明天一杯敬過往。

            從那次以后,王胖子再也沒有踏上秦皇島半步了。

            壁虎在逃跑的時候自斷一條尾巴究竟是在欺騙對方還是在傷害著自己?

            他把那些美好的,縹緲的,虛幻的,又實實在在的發生過的,一并裝進記憶的黑匣子,成千上萬個路口,總有一個人要先走,又有多少人跟著梁靜茹一路上從“勇氣”唱到了“分手快樂”,最后也都遇見一個讓彼此眼里拋開星辰大海唯有你最美麗的人。

            王胖子的世界,小雅出現了。

            單位新人小雅出現后,王胖子的話又多了起來,他說,小雅是另外一個他自己,他們在精神上能產生共鳴,她懂他的欲言又止,他懂她的言外之意。然而更重要的是我們大家在王胖子Po出來小雅照片的一瞬間,發現了似曾相識的眉眼,那是陳羽的月牙彎彎和梨渦淺淺。

            名字控

            但是我們誰都沒有說破,畢竟余生太長,愛過的人,好難忘。

            小雅有一只顏值爆表的阿拉斯加犬,空閑的時候,小雅遛狗,阿拉斯加犬遛王胖子,倆人手牽手,灰暗的路燈下,有叁個影子恍恍惚惚,兩高一矮八條腿。

            公園的長凳上,他們仰望著天空數著星星,遠處音樂噴泉播放著雨的印記。阿拉斯加溫順的爬在他們腳下,一輪上弦月彈奏夜色撩人。

            可是善良的人啊,我們都知道他忘記不了陳羽,不然他也寫不出“檀郎斜倚逐車離,斷魂遺香處,回首冷蟾低。”這樣凄凄楚楚的詩句。

            余生好長,你好難忘_www.bjnainiu.com

            -4-

            你看這年復一年,春光不必太早,秋霜沒有遲到,相聚的分離的都是剛剛好。

            有的人嫁給了愛情,

            有的人還在為愛奔跑,

            愛著的和被愛的,個中酸甜只有自己知道。

            王胖子看著零落一地的梧桐葉發呆,秋已經深了,風從上衣的領子竄了進去,寒冷到來的措手不及,他打了幾個噴嚏,回頭發現樓上小雅房間的夜燈暗了下來,他喜歡這樣默默的注視著小雅的背影,目送她的拐進樓梯口,然后是窗簾后面燈光的明暗交替,只有這個時候,他才能切身的感覺到自己靈魂和肉體合二為一了,那個專注凝望的表情就和當年透過櫥窗看陳羽一摸一樣。

            “如果愛不曾來過,

            如果夢不曾碎過

            如果心不曾疼過

            那么我還是你認識的我么?”

            王胖子就是王胖子,哪些表面上看似的風平浪靜其實心里早已經打結生銹,你以為放下的,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一個山海關關住了他的心。

            盡管小雅像陳羽的眉像陳羽的眼但始終不是陳羽的臉。

            往后的日子,王胖子依舊可以和小雅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一起加班的深夜,一起遛狗卜掛擼串談理想磕龍蝦。

            有的時候,王胖子也會猥瑣的想,有妻如此,夫復何求呢?但理智回過神的時候,他突然就明白,小雅終究不是那個她。

            王胖子說小雅有一種特殊的古典美,溫文爾雅,賢良淑德,蕙質蘭心。可是這些話都是曾經說給陳羽的情話,陳羽是從檀香扇里走出來的美人,一顰一笑,步步生花。

            余生好長,你好難忘_www.bjnainiu.com

            -5-

            有時候拼命的跑,就是為了早日回到塬地。

            陌路深沉的看著天空,彈了彈指尖的煙灰,對我說王胖子要結婚了。

            我很好奇新娘是誰,是小雅還是她?她?她?

            次年細雨綿綿花落清秋的時節,一頂白紗在風中哭成了雨打梨花,婚禮的前半個小時,王胖子不知所蹤。

            新娘不是陳羽也不是小雅。

            同學10的聚會上,誰也聯系不上王胖子。

            后來有人說在山海關遇見過他,依舊孑然一身,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都在畫著同一幅油畫。

            春夏秋冬,

            四季輪回。

            不變的是畫中的影子,像極了年輕時候的陳羽

            落款的小楷中斜斜的寫著:余生好長,你好難忘呀。

            文/傻的可以

            QQ微信:360193904

            常駐網站:海崖文學網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久久人人97超碰超碰窝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