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ndfl">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蕭紅: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時間:2019-08-22    來源:www.bjnainiu.com    作者:李曉木  閱讀:

            在她很小的時候,看到隔壁的男人娶親,發現男人處處欺負那個新娘。

            她就氣哄哄的對家里人說:“假如換做是我,我才不會那樣被欺負呢!”

            這話被他大伯聽到了。

            大伯眼睛一瞪,反譏她說:“你倒是說說看,是你,你能怎樣?我看你比人家還不如。”

            她當時被大伯氣得直哆嗦,卻連她自己都沒有料到,大伯的話,一語成讖。

            haiyawenxue

            命運于她而言,仿佛一直都圍繞“苦難”這個命題,一再摩挲她的生活,令她應接不暇。

            可做為民國四大才女之一,文學“洛神”,她筆下的世界和自身的哀痛合而為一,化為一面鏡子,來照應這人世間的苦濁。

            她的生命短暫如煙火,她的作品卻得以永生。

            她就是蕭紅。

            1

            被嫌棄的長女,注定孤獨

            蕭紅原名張乃瑩,1911年6月1日農歷端午,出生于呼蘭縣城一個富庶的家庭。

            父親張廷舉是位官員,母親姜玉蘭,生一女三子,蕭紅是長女。

            舊時根深蒂固的“重男輕女”思想,是蕭紅童年陰影的根基所在。

            蕭紅出生之后雖然是件喜事,但對于包括他的父母在內的家長而言,那歡喜實在有限。

            唯獨祖父張維禎不同,他珍視蕭紅為明珠。

            8歲時,母親病故。不久,父親娶了后母。

            蕭紅與后母的關系,用她的話說是“生人”,父親更似忘記了有這個女兒一般。

            大多時候,她和祖父一起生活,還好,還有祖父疼愛。

            在她人生最重要的那幾年,祖父給了她溫暖而真善的影響。

            haiyawenxue

            他是第一個教蕭紅識字讀書的人,想來,蕭紅與文字的緣分,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8歲那年,蕭紅被送入小學,那時的蕭紅,最熱愛的就是古詩詞。

            從“桃花潭水深千尺”到“錦瑟無端五十弦”,每一天都沁入其中,美到無法自拔。

            第一次和父親發生重大的沖突,是為升中學。

            父親希望女兒能夠遵循俗世傳統,為嫁人做準備,放棄讀書。

            蕭紅斷然不能同意,讀書給她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美好,她怎么能輕易放棄呢!

            祖父懂她,為她在家族中周旋,可是溝通無果。

            最后蕭紅心一橫,威脅父親,如果不讓她讀書,她就當修女,父親只好同意。

            這才有了蕭紅以后的人生。

            蕭紅離開了呼蘭,考入了哈爾濱第一女子中學,在這座學校里,蕭紅方有機會接觸到包括魯迅在內的新時期文學大師,閱讀成了她最重要的事情。

            讀書多了,自然會有內心涌動的浮起和呼之欲出的想法,她開始慢慢給報紙雜志投稿。

            “悄吟”這個筆名,是從那個時期開始的。

            然而,靜好的歲月沒過多久,他接到了祖父病危的消息。

            生老病死雖則正常,可是他不是別人,他是蕭紅一生最重要的人,他走了,也把這個家里唯一的愛和溫暖帶走了。

            父母縱然對她萬般漠然和刻薄,在那一刻,也抵不過蕭紅心中疼痛的萬分之一。

            人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于最愛自己的那個人不在了,永永遠遠地,再也看不到了。

            蕭紅: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_www.bjnainiu.com

            2

            依附男人的女人,會活得很辛苦

            祖父去世的那一年,蕭紅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出現了,汪恩甲。

            這是父親早前,瞞著蕭紅為她保媒,張羅的一門親事。汪家家境殷實,世代富商,是父親眼中的良媒賢婿。

            但他畢竟是富家公子,紈绔氣很重,而且還有抽大煙的惡習。

            她是那樣心高氣傲的女孩子,便萌生了退婚的念頭。

            之后逃避婚約,和表哥去了北平。

            表哥家里震怒,斷了他的經濟來源,不久表哥妥協了,回到了家中。

            一時間,蕭紅經濟困頓,茫然無措。

            這個時候汪恩甲又出現了,他就像一束微弱的光芒,一根細瘦的稻草,雖然心里無愛,為了活著,蕭紅不得不死死抓住,可是這樣的女人注定是要受傷的。

            他們在北平生活了一段時間,決定一起回到呼蘭。

            這時汪家再也無法接受這個“忤逆不孝、放蕩不羈、和別人私奔”的準兒媳,蕭紅也被父母軟禁半年之久。

            直到后來時局動蕩,她才有逃跑的機會,回到了哈爾濱,而汪恩甲一路追隨。

            不久蕭紅懷孕,可汪恩甲終是負了蕭紅,以回家要錢為由,只身離開了旅店,留下了幾百塊的債務,一去不返。

            haiyawenxue

            旅店老板威脅她,要將她賣去妓院抵債。

            絕望之際,她寫信給《國際協報》求助。

            這時,作家蕭軍出現了。

            世界上最玄密、最沒有道理的莫過于一見鐘情吧。

            那一日,他們聊了很多,誰也不愿意停下來,誰也不愿意浪費片刻。

            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3

            生活,體嘗殆盡人間之苦

            在一場暴雨之中,旅店雜役憐憫蕭紅,讓她趁亂逃出去,就這樣她離開了囚禁她數月的旅店。

            她去找了蕭軍,認識不久的兩個人,卻已經開始共患難了。

            那一天蕭紅好滿足,她重獲了自由,也擁有了蕭軍。

            8月,蕭紅臨產,兩個人沒有錢住院,軍人出身的蕭軍為了不讓蕭紅再次受到折磨,在醫院里犯橫,揚言如果醫生不收,馬上殺人。

            就像卡夫卡說的一樣,女人是通過男人才有存在感的。

            蕭軍給了她滿滿的存在感和被珍惜感。

            也是在那時,她正式冠以蕭姓,只想貼他更近,當時他對于蕭紅的重要,即使為他付出生命,也是愿意的。

            孩子出生后,由于實在無力撫養,蕭紅把孩子送人了。

            在兩個大人都朝不保夕的情形下,這也許是最好的安排吧。

            他們找了一處住所,喝幾口稀飯過一天,吃幾口列巴蘸鹽過一天,喝點水,餓一天。

            才20歲,極餓、至貧、放棄孩子、眾叛親離,這人間悲苦,蕭紅體嘗殆盡。

            而老天就像故意讓她嘗盡人間疾苦一般,這樣才能為她的妙筆積累素材,讓她的文字得以長存,不懼火煉。

            4

            聰明的女人,有自己的事業

            很快蕭軍發現了蕭紅的寫作才華,并帶領她走上文學創作之路。

            23歲時,她的第一篇小說《王阿嫂的死》,就得到了出版主編的大力贊賞,蕭紅知道,她這一生,注定離不開寫作了。

            寫作是她一生支離破碎的版圖,最有效的粘合劑,讓生命終于葆有完整。

            蕭紅和蕭軍都給《國際協報》投稿,主編和報館商議后,每月給他們每人二十塊錢,他們的日子,總算好過起來了。

            在戰亂時期,她和蕭軍合作寫出了抗日小說《跋涉》。這本書出版以后,轟動了整個東北文壇。

            但是,蕭紅和蕭軍很快引起了特務機關的“關注”,他們被迫離開了哈爾濱,開始了流亡生涯,但也從沒有就此懈怠文藝革命工作。

            也因此,他們有幸和魯迅相識相知。

            蕭紅出版《生死場》時,魯迅先生在序言中給予蕭紅很高的評價,他說:

            北方人民對于生的堅強,對于死的掙扎已力透紙背;女性作品的細致觀察和越軌的筆致,又增加了不少明麗和鮮艷。

            這本書成為蕭紅人生的一個轉折點。

            有魯迅的保駕護航,和自身強大的創作能力,小說《生死場》一經發表,蕭紅在文壇徹底火了。

            這是無以倫比的幸福和成就。

            蕭紅不是一個心浮氣躁的女子,歷經了世事的艱難,她把這種榮譽,當成前進的動力。

            之后更是佳作頻出,筆耕不輟。

            5

            不適合的愛人,要懂得放手

            事業上成功了,感情卻發生了些許變化。

            蕭軍開始有了蕭紅以外的情人,蕭紅想離開,卻又離不開,除了委曲求全,她想不到更好的出路。

            蕭軍對她好一點,她就覺得自己在天堂,蕭軍對她壞一點,她就覺得自己身在地獄,她完全處于蕭軍的支配之下,其結果可想而知,她時常陷入心情的“地獄”。

            為了緩解感情中的傷害,她有了一段長達半年的旅日生活。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愛不是恨,而是熟悉的人漸漸變得陌生,有些事,不管你如何努力,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在回國后的一天,相愛了六年的蕭紅和蕭軍,心照不宣地分手了。

            離開蕭軍之后,蕭紅的心里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豁然,以前總以為他是水,是空氣,是生命之所系。

            總是在焦灼和失望中折磨自己,也似乎慣性的覺得理應忍耐下去,也好過離開。

            其實并非如此,真的離開了。

            方知道人生,還有別的選擇。

            1937年的9月在一次創刊會議上,蕭紅認識了生命中另一個至為重要的男人端木蕻良。

            會議期間,兩個人聊得十分投機,較之蕭軍的粗糙,端木蕻良顯得儒雅許多,在文藝的審美方面,兩個人也相互認同。

            他和她的故事有了開始。

            端木蕻良的感情雖不是蕭軍那般迅速猛烈,而是極其緩慢的發生,他們的感情是日久生情的結果。

            諷刺的是,當她與端木蕻良確定關系之時,她發現自己懷孕了,懷了蕭軍的孩子。

            可所有走進她的男人都會愛上她,哪怕她貧病交加、身懷六甲、生命垂危,她身上就是具有一種超越這個時代的,真實之美。

            端木蕻良沒有嫌棄她一分,并給了蕭紅一生中惟一的一場婚禮。

            在婚禮上,二人的好友提議新人談戀愛經過,蕭紅說:“我對端木蕻良沒有什么過高的要求,我只想過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沒有爭吵、沒有打鬧、沒有不忠、沒有譏笑,有的只是互相諒解、愛護、體貼。”

            她選擇在一份波瀾不驚的生活中,有一個相依為命的的伴侶。

            雖然心里還是深愛著蕭軍。

            6

            有些人,在烈火中死去,在大海中重生

            1940年,蕭紅和端木蕻良到了香港,在那里寫出了舉世巨著《呼蘭河傳》。

            文學創作的成績,讓蕭紅得到了某種慰藉,只是,身體每況愈下。最糟糕的是,她又被庸醫誤診為喉癌,手術后病情急劇惡化。

            正如友人曾經的預感:“蕭紅這個人不能長壽。”在一個寒冷的冬日,蕭紅悄然絕別了這波譎云詭的人世間。

            終年三十一歲。

            在《呼蘭河傳》中,蕭紅寫到:

            花開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

            鳥飛了,就像鳥上天了似的。

            蟲子叫了,就像蟲子在說話似的。

            一切都活了。

            都有無限的本領,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樣,就怎么樣。

            都是自由的。

            如此,她終于真正地自由了。

            在臨死前,她寫下這樣一段話:“我將與藍天碧水處,留得半部’紅樓’給別人寫了,半生盡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也好,留一些懸念,讓整個世界,從此無法忘記你。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久久人人97超碰超碰窝窝